您的位置: 首页 > 资讯 > > 内容页

战鼓雷鸣!成都“制造业”重新出发1报资讯

2022-11-23 16:54:45 来源:城事研究

文|漩涡


(资料图片仅供参考)

11月18日,成都市召开推进制造强市建设大会。

省委常委、市委书记施小琳出席会议,全市5900余人通过视频会议同步参加,从上到下,从市到区(市县),一场覆盖1.43万平方公里的重要会议,在蓉城最紧要的关头召开。

从成都产业发展脉络来看,这场会议颇有一些“誓师出征”的意义

一直以来,成都制造业与经济能级发展错位的现象十分突出。而今,成都以战鼓雷鸣的声势敲响“制造强市”的蓝图,大有修正成都产业结构失衡、重塑城市竞争力的气势。

站在2万亿俱乐部的门口,成都迎来了历史性时刻。

成都制造业有多弱?

作为一个传统的内陆消费型城市,成都苦制造不强久矣。

2021年,成都经济总量达1.99万亿,位居全国第七位,但第二产业对经济的贡献率仅有28.6%,三次产业结构中的第二产业仅为30.7。

具体来看,2021年成都工业增加值达4842.8亿元,居全国第13位,明显与其经济第七城的城市身位不相匹配

在比重上,成都工业增加值占全市GDP比重仅有24.3%,在24座万亿大城中排第19位,明显低于同级城市

制造业乃强市之基、兴市之要。

近年来,国内多个大城市高规格强调“制造业”的重要性,并在战略层面提出“制造强市、工业立市”等目标。

比如杭州召开“新制造业计划”明确提出要带动数字经济和制造业“两个引擎一起转”。深圳提出要“开创工业立市新格局、争创制造强市新优势”

成都此番提出制造强市,既是顺应时代发展的洪流,也是城市内生动力的优化提升,同时也是城市产业发展的再“补课”。

过去十年,成都服务业突飞猛进,但制造业却节节败退。

2010年成都制造业占GDP比重为38.1%,但2020年这一数值已经降至23.8%,降幅高达14.3%,高于全国3.3个百分点、全省7.7个百分点。

显然,成都制造业已经到了十分危急的隘口。

去年8月,成都新任市委书记施小琳就任蓉城,主任成都第一件大事便是“产业建圈强链”。

在产业建圈强链领导小组第一次会议上,主要领导一针见血地点出成都制造业所面临的问题:

一是制造业发展能级不高、二是主导产业尚未占据价值链高端、三是龙头带动全域协同发展的水平不高、四是高能级项目聚焦不够招引力不强、五是要素资源对产业链精准匹配不充分。

会议上,主要领导以汽车产业为例指出:

目前我市一汽大众等龙头企业均为外地引进的非法人分支机构,不具备研发生产和零部件采购主导权,未与市内相关企业形成明显配套协作和互惠共生关系,目前汽车产业本地配套率仅为35%,国家级企业技术中心和工程研究中心不到北京的1/5、上海的1/7。

不难看出,目前成都制造业所面临的问题并非规模不够大那么简单

风高浪急,城市竞争愈发激烈,当下成都已站稳经济第七城,即将成为全国第七个GDP突破2万亿的超大城市。

更高的台阶,面临的是新挑战、新机遇。

一份报告披露,根据测算,当GDP迈过2万亿,成都经济总量每增长1个百分点,就需要810亿元的规上工业产值,相当于增加200家以上规上工业企业。

显然,站在2万亿门口的成都急需调整方向,重新绘制城市脉络蓝图。

成怎么走?

从去年12月的产业建圈强链,到今年4月成都市第十四次党代会报告的制造强市,再到11月的推进制造强市建设大会,成都制造业怎么走?

成都一把手的动向是观察的这座城市走向的第一窗口。

据城事君观察,过去一年成都主要领导与各行业龙头企业频繁会晤。

据公开报道,2021年9月至今成都已和17家行业龙头展开高级别会晤,数量和能级位居全国之首。

从会晤企业的类别来看,成都主要聚焦在高科技、制造业的实体经济上。

高层之间的会晤,往往是最有效助推项目落地的核心方式。

比如大华股份在结束会晤的20天后,于11月22日在成都注册成立“成都大华智慧信息技术有限公司”,注册资本金为2000万,由浙江大华股份全资持有。

事实上,成都会晤的多个龙头企业已与成都达成战略协议。

比如成都和比亚迪签署的战略合作协议,就包括新能源、半导体、轨道交通等领域。

不管是达成协议也好,交谈也罢。

双方高层的会晤,肯定增强了互信,为下一步投资奠定了基础,同时向资本市场释放了信心和积极的信号。

除了会见龙头企业外,成都也在“走出去”,主动学习沿海经验。

今年以来,成都主要领导三度赶赴沿海学习先进经验,其中成都市委书记分别于7月带队赴杭州、宁波调研,11月再赴上海、苏州学习。值得一提的是,上海、苏州、宁波均为制造大市、制造强市。

在宁甬学习期间,成都主要领导一行还前往海康威视、新华三集团等企业实地考察,并召开企业恳谈会。

会上,永新光学、吉利集团、杉杉控股等在甬企业围绕构建现代化产业体系、推进先进制造业发展、营造一流营商环境等方面谈感受、提建议。

主要领导频繁会见企业、学习考察,向外界展现了成都发展制造业的决心

作为一个三产拉动的消费型城市,成都能否在制造业上建立新的优势,关乎成都未来的竞争力。

成都不缺“制造基因”

事实上成都虽然是一个消费型城市,但从不缺乏“制造基因”。

两汉时期,成都是仅次于长安的第二大手工商业都会城市,冶铁、制盐、丝绸、瓷器等商品畅销海内外。

唐宋时期,成都与扬州齐头,史称“杨一益二”,当时成都生产的丝绸等商品,更是承担了朝廷财税收入的一半。

到了近代,解放之后。

在国家“一五计划、二五计划”等期间,成都作为八个重点建设的中心城市进行顶层规划,在产业上成都被选定为三个重点电子工业基地。

在现成都东二环边,形成了全国电子产业高地,成都国营红光电子管厂还诞生了中国首个电子彩色显像管。

步入新时代,尽管成都制造业整体偏弱,但仍有诸多亮点是走在全国前列的。

例如电子信息产业,2020年成都电子信息产业产值突破万亿大关,领跑中西部。

根据今年5月,成都印发的《成都市“十四五”制造业高质量发展规划》:

到2025年,成都工业规模占GDP比重达到26%以上;全市生产性服务业增加值占现代服务业比重提升2.2个百分点,达到50%以上。

到2025年,将形成打造电子信息、装备制造2个万亿级产业集群,集成电路、智能终端、高端软件、汽车制造、轨道交通、航空航天、生物医药、绿色食品、新型材料、能源环保装备等10个以上千亿级产业集群。

蓝图已绘!

制造业能否重塑成都产业优势,冲刺经济第六城,让我们拭目以待!

关注公众号(城事研究院)获取更多城市发展资讯~

标签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