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首页 > 资讯 > > 内容页

耗时10个小时 小伙换乘4种交通工具回家|新春走基层|新视野

2023-01-24 20:23:23 来源:封面新闻

封面新闻记者 石伟


(资料图片仅供参考)

1月21日,大年三十,湖北十堰的袁诚辗转10个小时,换乘飞机、高铁、汽车、摩托车4种交通工具,从成都回到十堰过年。谈及其中的颠簸辛苦,袁诚说:“父母年纪逐渐大了,对他们来说没有团聚就不算是过年。在摩托车上嘴都冻僵了,但看到爸妈我觉得值了。”

10个小时换乘4种交通工具回家

在摩托车上嘴巴被冻僵

去年,袁诚被公司从重庆调派到成都,距离老家又远了300多公里。

腊八节刚过,妈妈就在微信上试探性地询问袁诚过年能不能回家。袁诚有些纠结。

“以前在重庆,每天有两趟飞机,火车差不多9个多小时。有时候会从武汉乘飞机中转,相对比较方便。成都的话,稍微要费事一些。”袁诚介绍,他所在的岗位要一直上班到年三十才能放假,所以妈妈询问的时候他并没有给准话。

直到小年那天,同事们陆续定了回家的日子,袁诚在视频电话里看到父母忙活一天大扫除的成果,他才告诉妈妈,年三十前会回家。

大年三十凌晨5点,袁诚从市区打车赶到机场,他没买到唯一那趟飞十堰的机票,还是要从武汉中转。5个小时后,他搭上了汉口开往十堰的高铁。3个小时后,他从十堰东站搭乘出租车到了汽车客运站,坐上了开往乡村的班车。

火车站外回家过年的人(受访者供图)

一个小时后,袁诚在老家镇上那条不足200米的街道下车,见到了骑着摩托车来迎接他的堂哥。骑行50分钟后,他远远地在老家的小山坡上看到妈妈,手搭在额头上,望着村道。

“其实10个小时也就是大半天的时间,但是一直在赶路,感觉有点时空错乱,脑袋有点混乱。直到看到妈妈从山坡小路上走下来,觉得终于到家了。”袁诚说,家乡比成都只冷了一两度,但空气凛冽,坐在摩托车后座上,嘴巴都被冻僵了,感觉嘴唇麻木了。

摩托车在村道上爬坡、俯冲、拐弯,让他穿越到小时候,上下学的沿途爬上农用三轮车搭“顺风车”的时光。

没有团聚就不算过年”

返程行李箱被塞满土特产

大年三十晚上,袁诚吃到了“妈妈味”的饺子。

去年春节,十堰曾出现疫情,父母主动给他打电话,让他留在重庆,以免耽误工作。五一假期的时候他回了一趟家,但是错过了一大家族一起吃饺子的热闹。

“在机场,有人小心包裹着两串糖葫芦上飞机。在火车站,有人用塑料袋提着一盆吊兰。不管东西值钱不值钱,回家过年的人都想把最好的东西拿回去给家人。大家团聚的心是一样的。”袁诚说,让他改变主意一路波折回家,是考虑到父母年纪逐渐大了,对他们来说春节没团聚就不算过年。

袁诚的房间铺盖着新棉花弹的大被子,已经被晒过,闻起来有太阳的味道。他说这是小时候熟悉的味道。袁诚记得,小时候爸爸在外打工,年前回来的时候会带两袋外边的零食,他第一次吃桶装泡面就是爸爸带回来的。“还有门前那棵桂花树,也是爸爸带回来的。那时候每天就问妈妈,爸爸什么时候回来。现在轮到他们问我了。”

袁诚提前网购了两箱成都特产兔头寄回家里,临出发前又去市场上买了几袋成都腊肠。妈妈拿着这些东西送给亲戚、邻居时,袁诚觉得她透漏出的小骄傲让他很开心。

“他们还是那样的脾气。年三十看春晚的时候,会旁敲侧击询问有女朋友没,大年初一七点钟就催促你起床,要吃汤圆,不要说不吉利的话,要赶早去拜年,会给你塞一包好烟让你有面子。”袁诚说,这些几乎是每年春节的保留节目,他曾经叛逆地故意反着做,但这次春节他只是插科打诨没有反驳。

袁诚早早预定了大年初四的返程机票,可以直达成都。妈妈则是大年三十前就开始给他准备返程的食物——鱼糕、风干的鸡和鱼,还有自己剁的辣椒。“每次看到新闻,说父母为孩子准备一后备厢的行李,觉得头大。以前每年都会为这事跟我妈吵架,但每年她还是要准备。”袁诚说,他返程的小箱子已经被妈妈塞满了。

袁诚的行李箱被塞满土特产(受访者供图)

标签:

猜你喜欢 更多>>